• 现代住宅小区规划设计点相关讨论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传统戏剧将台词视作主要叙述手段,它是编剧用以展示剧情、刻画人物、体现主题的主要手段,也是剧本构成的基本成分。现代戏剧发展至今,再用语言来要求它是非常狭隘的,随着戏剧环境的日渐宽松,给无词剧的舞台表达提供了更多可能,可谓是曲径通幽处,别有一番洞天美景。  关键词无词剧;舞台表达;肢体;光影;音乐;形象  中图分类号J80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-0125(2017)02-0038-02  近来观看独角戏《一个人的莎士比亚》,却因语言问题而没有达到最好的接受效果,笔者外语水平尚可,却也忙于应付独角戏大段的英文独白。回头找来剧本一读,发现故事是那么的温馨有趣,让人深思。再忆及《蒋公的面子》、《尴尬》等热议剧,虽然反响不错,却也被批评几乎全是台词,表现手段单一,忽视舞台空间存在。这些剧的成功,更多地来自于题材和内涵。  当然,你很难将台词从剧作本身剥离。传统戏剧将台词视作主要叙述手段,它是编剧用以展示剧情、刻画人物、体现主题的主要手段,也是剧本构成的基本成分。好在戏剧是极度自由的,没有人会用一个固而不变的标准来衡量它,戏剧家可以尝试打破任何元素,时间、空间、人物、剧情,甚至地域分明的语言,于是便促使了无词剧的盎然生机。现代戏剧发展至今,再用语言来要求它是非常狭隘的,然而放弃了台词这种传统戏剧语言,无词剧用什么来讲故事呢?看吧,你会惊讶于舞台表达的无限可能性。  一、肢体  台词的说明功能最为明了,可动作无国界,肢体语言的传达更为直接。形体剧《外套》由英国壁虎剧团演出,进入中国无需字幕翻译,大胆运用极具表现力的肢体语言,突破了传统戏剧运用台词来传递信息的方式,观众只需依靠演员在音乐烘托下的形体、表情、舞蹈、行动,就能轻松了解故事情节。比起《外套》,《反转地心引力》在开掘演员身体与舞台表演空间上做了更大的尝试。同样是形体剧,此剧依靠一个演员,四面墙,没有一句台词辅助说明,在空空如也的密室中完成了对观众想象力的极大激发。剧中人困于密室,用肢体给自己创造了一个别样世界。无声的世界里,只要你适应、战胜并享受孤独,那么世界的大小由你的想象力决定。当然,这个想象是借了多媒体视频与动态漫画叠影等高科技手段的助力。  国内舞台也很早开始了对肢体语言的探索,但显然比较受欢迎的是形体喜剧。从最初的哑剧表演到香港的《教室也疯狂》(无对白形体喜剧),再到近期的《唐伯虎点秋香》(号称是国内第一部肢体幽默互动舞台剧),无一不是以身体的谐趣表演和无厘头逗笑为主。娱乐了观众不假,但也导致了对形体剧的认知偏差,很多观众认为这种对肢体语言的过度倚重是肤浅和装模作样。无怪乎观众,一旦无厘头搞笑淹没了谐趣中的深沉含蓄,又没有恰当的性格描写来说明和解释动作,形体剧就无法从粗糙的打闹发展成为更高级的形式,更不可能开辟出自己的独特表达,虽然肢体动作是形体剧的中心,但感情才是真正的要素。好的舞台剧,必须坚守自己的高级趣味,即便是在笑的外表下,也应蕴藏着深刻的主题内涵,这样才能担当起陶冶情操的艺术使命。  二、光影  如果说对形体的开发在传统舞台中早已有据可循,那么电光剧《怪龙进化论》对光影的应用则挑战了人们对舞台语言的认知。大银幕上各种炫目的效果早已为人所悉,但用奇炫的光影在舞台上营造出缤纷夺目的视觉效果并不多见。这出由美国电光火线剧团带来的家庭剧,用融合芭蕾艺术的电光科技演绎一段温馨的成长故事,带观众进入奇幻的光影世界。这部剧的原身是达人秀表演,所以和传统的舞台剧比较起来,它拥有无可比拟的视觉效果。无论是教授、达尔文,还是剧中的鸵鸟、金鱼等小动物,通上EL冷光线的电致发光线,都能在漆黑的舞台上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,绚丽夺目。  纸电影《奥德赛》更是把对光影的运用发挥到极致。这部戏与中国民间的皮影戏雷而不同,同样是用光影讲故事,可这部戏没有一句解说,故事的传达全部交由想象力和创造力。在光影的配合下,艺术家不仅告诉你故事是什么样的,更是把故事是如何发生的展示在你面前。与此类似的有中国大型原创视觉舞台剧《十二生肖》,这部剧由中澳艺术家联手推出,全剧无台词,用一些非语言的暗喻和符号,来表现一个男孩在十二生肖陪伴下的成长故事。灯光、人偶、演员协作,一维、二维、三维图像在舞台上自由转换,无词化解放了人的听觉器官,颠覆了传统的观剧习惯,让人专心享受一场绚丽的视觉盛宴。直观的台词限制了人的想象空间,取而代之的是国际化的舞台语汇和表达方式,有利于艺术传播与交流,这也是无词剧能轻松跨越国界的原因。  三、音乐  台词长于叙事,而音乐善于抒情。音乐剧几乎是靠音乐讲故事,而任何一部舞台剧都很难脱离音乐。《安德鲁与多莉妮》是一部面偶默剧,观众必须在音乐中用心去感受故事。旋律时缓时急地交错,是妻子和丈夫在琐碎生活中无言对抗;大提琴的演奏越拉越走调,是妻子越来越严重的病症;打字机的敲击越来越急切,是丈夫越来越浓烈的回忆。是生命的不可轮回和对爱人的无限不舍,在简单变换的音符中,显得深沉又别致。直到妻子病逝后,徒留伴随一生的大提琴和一屋子难以忍受的孤独,音乐声中丈夫沉默不语,可思念和难舍却声嘶力竭,整出戏没有一个字,可感同身受都在观众盈眶的热泪里。  纸电影《奥德赛》三人小乐队的现场演奏、配声,也颇有趣味。离别的无奈,战争的激烈,思乡的忧愁,重聚的喜悦,音乐将这些纸片无法演绎的情绪表现得恰到好处。《十二生肖》则运用了大量古典音乐,古琴、埙等古老乐器奏出了浓浓的民族特色,回味无穷。  四、形象  这里的形象是指具有象征意味的形象。《外套》由7个演员饰演全剧所有人物,他们面部都被完全涂成了白色,形如间隔在人与人之间的无形面具,意味深长。衰老的上帝,三轮车后面的魔鬼,形形色色,帮助你认识戏剧中的世界。《安德鲁与多莉妮》也只有3个演员,6张面偶,比起《外套》人物被涂白的真实面部,面偶具有更大的局限性,因为它本身是一动不动的,表情倾向于中立和无。不过从舞台效果来看,面偶并没有限制演员的表达,反而将所有人从言词的迷宫中解放出来,演员集中于提炼剧作最本质的信息,观众也拥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。面偶无表情变化,线条设计得漫画感十足,可五官比例和相对位置却被不规则地扭曲,在童话的天真之下弥漫出一丝残酷气氛,契合了喜中带悲的主题。  对于舞台艺术来说,剧本是原始的、个人化的東西,舞台实现了剧本和外界的沟通。在这种双向交流中,无论是台上的演员还是台下的观众,都在按他们自己的理解方式对作品进行着重塑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象征其实是更有效的表达手段,它不禁锢观众,反而充满提示性和启发性。  戏剧环境的日渐宽松,给无词剧的舞台表达提供了更多可能,可谓是曲径通幽处,别有一番洞天美景。现代无词剧慢慢寻求自己的艺术定位,它在摆脱先天残缺的哑,把握后天选择的默。可不管多媒体或者其他技术手段的参与如何越来越多,我们必须意识到,有没有词,戏剧归根结底是表现人的艺术,它不仅仅是在讲故事,更是帮助观众在故事中发现自我、认识自我,并最终提升自我。

    上一篇:试析无线电通讯技术对汽车通讯的影响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